您的位置:首页>>人物动态

郭为:我是一个老创客

发布时间:2015-06-11 09:20:11  来源:新京报    采编:阳光不锈  背景:

  “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这句广告语是郭为1988年刚到联想时的杰作。12年后,联想分拆,他率领神州数码团队创业,打造出中国最大的整合IT服务商,成为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第一品牌。今年6月3日,神州数码董事局主席郭为作为“寻找中国创客”的创业导师,在北京西二旗神州数码总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自称是“一个老创客”。他提醒创业者,不要怕犯错,最重要的是要善于总结。

  郭为 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1988年获中国科技大学管理学硕士学位后加盟联想。此后12年里,郭为换了11个岗位,被称为“救火队员”。2000年联想分拆,郭为率领神州数码团队二次创业,成功将其打造为“中国IT服务第一品牌”。2011年至2013年连续三年入选《财富》(中文版)“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榜单。

  与Uber相见恨晚

  新京报:Uber和神州数码合作了,大家都很好奇,一个叫车软件和做智慧城市的神州数码怎么会走到一起?

  郭为:今年CES(国际消费电子展)结束后,我去了硅谷,朋友们给我介绍了很多互联网公司。其中一位朋友详细讲解了Uber的业务模式,一开始我也和你一样,说一个打车公司跟我有什么关系,可能我能帮它开拓点市场?因为中国也有滴滴、快的这样类似的产品。

  但了解Uber的理念后,我发现它和神州数码很相近,都希望打造一个公共服务平台。而且他们做得很出色,从用车这个点切入,但后台实际是在建一个面向社会的平台。神州数码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孤独前行,探索一种公共服务模式,这种模式包括技术上的可行性,包括服务应用模式上的可行性,是不是能够被接受我们也不能确定。所以当我看到Uber做这件事情的时候,确实很兴奋,似乎是找到了一个知己。

  新京报:理念和公司实力并不完全对等。就像创业公司都能描绘很好的愿景,但能不能实现,有很远的路要走,你为什么会相信Uber有这个实力?

  郭为:因为它已经做出来了。他们已经开始挖掘大数据,分析并创造价值。他们已经在美国的一些城市送快件、送外卖——通过精准算法,将闲置汽车资源变成有价值的公共资源,提高效率,增加司机的收入,同时减少上路车辆,实现节能减排。这种新模式会逐步建立一套新的公共服务体系。

  今年年初,美国波士顿市已与Uber建立了大数据方面的合作,通过大数据智能分析,提供减轻波士顿交通拥堵、发展公共交通、减少尾气排放的合理规划和解决方案,助力波士顿政府打造智慧城市。

  新京报:对神州数码而言,Uber的吸引力在哪里?

  郭为:我们有共同的理念,他们在实践上比我们先走了一大步,不仅有服务平台,还找到一个杀手级应用。所以,Uber对我们很有启发,比如怎么建造公共服务体系。我不能讲很多我们具体在做的事情,但相信一年以后,最多两年,我们很多东西能让人眼前一亮。

  新京报:神州数码和Uber的合作,会以怎样的方式展开?

  郭为:首先是在理念上的交流,接下来可能会在技术上做一些交流,不见得一定会产生具体的东西。用一个比较俗的词就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新京报:未来神州数码还会跟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合作吗?

  郭为:当然。神州数码是从非常传统的IT业务起步,经过十年,我们从边缘走到主流。下一个十年,神州数码要拥抱互联网,从主流走到前沿,也就是让信息技术渗透到我们服务的各个领域。

  别人看我像堂吉诃德

  新京报:能简单描述一下你们要搭建的这个智慧城市平台吗?跟现在互联网公司的平台,比如淘宝、京东有什么异同,也会开放吗?

  郭为:一定要开放。今天是一个非常开放的世界,没有人可以封闭,去单打独斗。一定要融入到大生态体系里,公司这个植物才能够更好生长。我们要做的是一个城市服务平台,未来大家都会生活在互联网环境里,老百姓每天都要和这个平台接触。

  新京报:可以简单地理解为,除了政府服务互联网化外,市民现在接触到的这些互联网生活,也会嫁接到这个平台上,变成一个覆盖生活、办公、政务,全方位的平台?

  郭为:对。比如早晨一起床,你的智能手机或手表会把你的时间表,通过一个虚拟图像推送到眼前。你可能又做了一个早操,也会被记录到你的个人空间里,你的早餐会根据运动量和身体状况被定制出来。

  一出门,Uber或者滴滴等智能交通工具把你带到公司,在车上你能通过网络空间把今天采访对象的资料数据汇集,你处理后发给相关人员。甚至可以通过虚拟画面,对采访情景进行提前设计。

  采访结束后,你要办出国护照。把所有电子证件发给相关部门,过几天就能收到护照了。

  下班前,你可以提前调节家里的空调,冰箱会告诉你缺什么东西,然后你在网络超市选购,还可以预约厨师做饭,下班回家饭菜就做好了。

  这些是我们能想到的一些简单的智慧城市情景。

  新京报:这些已经跟科幻大片差不多了。但这些场景,之前已经有很多企业分别描述过其中的片段。神州数码有什么吸引力,能让大家把产品汇聚在这里?

  郭为:就像说你为什么打电话要通过中国移动呢?因为有很好的网络。我们当然不是唯一的入口,这就看谁的服务更好,谁搭建平台的水平更高。

  新京报:你说过,“Uber来了,我不再孤独”。你的孤独感来源于什么?

  郭为:没有人理解我做的东西是什么?我们做这个事情四年了,我最早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别人觉得是天方夜谭。

  新京报:有人嘲笑过你吗?

  郭为:今天仍然有人笑话我。所以,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像堂吉诃德,自以为是,别人像看笑话一样(看我)。

  新京报:所有颠覆传统的人,一开始都是不被别人理解了。

  郭为:谁知道我是颠覆,还是什么别的。但这就是我的体会,觉得自己看到了未来,而且这个未来对国家、社会都是很大的机遇,但别人不一定这样看。

  说颠覆不如说改良

  新京报:之前你带领神州数码两次成功转型,现在看你的创业才刚刚开始。

  郭为:对,我就是个创客,一个老创客。

  新京报:互联网时代,所有的行业都面临被颠覆,你准备颠覆什么?

  郭为:与其说颠覆,不如说改良。就像人锻炼身体,把多余的赘肉消灭掉,人才会更健康。现在企业可以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减掉不必要的环节。所以我觉得未来“互联网+”的主方向是传统企业和互联网结合,不断自我改良,使行业产生新活力。比如工业制造,互联网的人想颠覆没那么简单。

  不管是工业4.0,还是工业互联网,还是中国制造2025,我觉得都会以制造业企业为主。又比如现在比较热的互联网金融,所谓的颠覆性短期是存在的,但最后一定还是以传统金融业自身的改造为主。互联网金融会有一个客户群,但不会很大,只能起到刺激作用。

  新京报:怎么解释现在创业热情高涨,创客们在每一个细分领域进行尝试,希望创造一个新体验。你的这番话对他们似乎是当头一棒。

  郭为:我们的市场经济还不是很成熟,钻一些市场漏洞可能形成一些突破。就像当年有人在互联网上做股票,以为传统投资银行、证券公司会被颠覆。最后的结果是证券公司互联网化。再比如苹果的iPod对音像公司的影响,只是更多版权公司要和苹果合作,苹果成为新的分销商,还是要回到事物的本质。你再颠覆,人类吃饭穿衣的需求始终存在。

  新京报:但以前我要去超市买东西,现在网上买。超市这个商业体就是面临颠覆。

  郭为:最终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全是这样,还是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应该只是一个多样性的选择吧。

  新京报:你这次创业要改善的是什么问题?

  郭为:比如说要解决交通拥堵问题、环境问题、人口的快速膨胀问题,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使这个城市变得更美好。

  新京报:现在“互联网+”创业的核心机会是,用互联网的力量,把中介、分销商直接消灭。作为中国最大的分销渠道,你怎么接招?

  郭为:现在说分销商完全没有价值还为时过早。未来这个行业的成长会很慢,就像城市的水、电、煤气公司一样,不见得有多高的成长性,但这是社会需要的,它不会消亡。

  改变世界要脚踏实地

  新京报:很多人认为现在是创业的最好时期,你认同吗?

  郭为:对,所谓创业最好时期,就是两个东西聚到一起,一是技术快速变革;二是社会变革。比如中国在转型升级,会有很多新需求。现在国内这两者汇聚到一起,就会产生大量的创业机会。

  新京报:你认为创业者需要具备的第一素质是什么?

  郭为:创造力极为重要。没有创造力,叫什么创客?就像莎士比亚的戏剧把英语范式定型,京剧给中国戏剧的形式下了定义:一个马鞭就代表一匹马,一个脸谱代表一种性格的人。我认为创业者要有应用情景的想像力,知道在什么情景下这个东西会发挥作用。

  新京报:创客成长为企业家需要不断学习。你认为哪个要素最重要?

  郭为:前一段时间,扎克伯格(Facebook创始人)到清华大学演讲,他讲了一句话我很认同,一个伟大企业家要有改变世界的想法。如果只是要赚钱,很难做大。我非常讨厌为了挣钱,不计手段的人。挣钱了又怎么样?钻漏洞发财了有什么意义?

  新京报:但是也有人认为,创业者一开始不要抱着太大的梦。

  郭为:我觉得不矛盾,改变世界要脚踏实地。

  新京报:你刚做神州数码的时候,有那么远大的理想吗?

  郭为:有,从一开始我就是这样想的。我当初选择联想,也是因为柳总(柳传志)说,我们的企业要走向国际,我们要产业报国,是这样的大旗吸引了我。

  投资人应有失败承受力

  新京报:很多人认识的郭为只是神州数码董事局主席,其实你早也发生角色转变。介绍一下你作为投资人的成绩?

  郭为:我现在有投资一些企业或者跟一些创业企业合作,主要是围绕数字化中国概念展开的。

  新京报:对于你经手的投资项目,是以公司名义去投?还是以你个人名义去投?

  郭为:都有,天使是个人的,因为有巨大风险,投1000个能有1个成功就不错了。尽管我鼓励创业,但并不是说所有人创业都能够成功。中国过去的文化是鼓励大学生找稳定的工作,现在应该变了,要鼓励孩子们去闯一闯,试一试。哪怕创业两三年没成功,再去找工作也没有关系。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做投资的?

  郭为:主要还是从做智慧城市之后。我们变成一个平台公司,就像马云开淘宝一样,要让成千上万的小企业到这个平台上来,我们需要支持这些企业,让他们成功。他们的成功就是我们的成功,做平台就是让人家成功。

  新京报:到目前为止,你比较得意的投资是什么?

  郭为:神州融的投资感觉还不错。他们借着互联网金融的热潮,搭建了一个风险管理的服务平台,最近拿了不少奖项。

  新京报:现在很多像你这样的企业家转型做天使。你怎么平衡这两个角色?

  郭为:做这种投资可能还不是我的长项。其实雷军对我影响挺大,他是天生的创业者,(对机会)很敏锐,我更擅长大的资本运作,能够做资源整合。

  新京报:就是聚焦在智慧城市这个项目上?

  郭为:对,在平台搭建过程中,我们会组织一些创客群。比如前一阵在成都,我们组织了20多家平台上的企业结成创新联盟,我们也会在那里建立孵化器,建立产业投资基金,和政府合作,和地方基金合作,鼓励创业者到我们的平台上来。今年是20多家,我希望未来几年能做2000家,这样才能把平台价值充分发挥出来。这是我们的主要方向。

  新京报:现在更多的资金涌向互联网高科技领域,短短几年天使投资成本贵了好几倍。你认为有泡沫吗?是否有破裂的风险?

  郭为:我觉得现在是相当正常的状态,投资人应该有失败承受力,过去是捡便宜,市场没有热起来,所以项目成功率很高。

  失败时要善于总结

  新京报:回顾你个人的成长过程,你认为个人的成功是偶然还是必然?

  郭为:很难说。我当时加盟联想,和今天创业没什么差别。那时全国研究生只有2万人,可以说选工作,好机会多得是。我到联想,还是想把个人价值发挥到最大。不是我个人有多牛,是那个环境造就的。比如那个广告词(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也是在讨论环节里,碰撞出来的,只是我组织了这个事情。包括后面的工作,让我管财务,我哪懂,还是靠团队力量。个人的学习能力非常重要,现在我还在学习。

  新京报:你现在在学什么?

  郭为:什么都学,和互联网相关、和技术相关的东西,只要是有用东西,都要去学。

  新京报:这些年,你学到最重要的知识或技术是什么?

  郭为:不好说,就像当初我觉得自己不适合PR(公关)工作,柳总批评我,你不会跟人打交道,什么工作都不会做好。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就在学习如何跟人打交道,跟媒体打交道。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会了如何通过媒体进行营销,以至于后来有人说我是中国公关第一人。我只是在工作中,不断学习。

  新京报:你刚参加工作时的梦想实现了吗?

  郭为:当然,我现在比当时的梦想,已经走得更远了。那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能做到现在这样,只是觉得跟着柳总一起闯天下就挺好。

  新京报:你还曾经调侃自己是一个容易犯错的CEO,你犯过什么错误?

  郭为:2001年我们上市,2003年就出现很大的亏损。我当时做软件服务,我是拿着本书去做的,这个产业怎么做其实自己并不是很清楚,什么人适合做这个,也不清楚。结果犯了一系列错误。我觉得我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犯错,不断总结,不断接受教育的过程。

  新京报:年轻创业者一开始也会犯错失败。对他们,你有什么建议?

  郭为:最核心东西是要善于总结。一是对自己的总结,是不是创业这块料,如果一次两次三次都搞不清楚,这个人就不可救药了。第二才是总结事情本身,是不是有商业价值。做企业做到最高层次,是要做出社会价值。世界上什么机构时间最久?一是学校,二是教堂,因为他们的社会价值巨大,所以长命百岁。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返回网站首页 本文来源:新京报

本文评论
观脉科技CTO苗权:SD-WAN的本质是“技术+产品+服务+运营+销售”
SD-WAN,即软件定义广域网,是将SDN技术应用到广域网场景中所形成的一种服务,这种服务用于连接广阔...
日期:11-23
百度首席安全科学家韦韬做客第一财经:数据安全AI捍卫
AI时代,互联网和大数据已然融入到你我工作、生活之中,带来便利的同时,公众对于包括个人隐私在内...
日期:11-22
出门问问工程副总裁黄美玉博士入选IEEE Fellow
IEEE(国际电子电气工程协会)2019年的Fellow(院士)评选结果将于2019年1月1日正式生效,但记者刚刚获...
日期:11-22
今日头条CEO陈林:头条内部没有广告KPI ,欢迎行业良性竞争
11月17日,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更名为“生机大会”之后首次举办。在生机大...
日期:11-21
途鸽创始人、董事长张衡荣获 “企业家年度人物”
9月8日-9日,华中科技大学第11届校友企业家论坛暨第四届互联网论坛在北京举行,主题为“变化与...
日期:11-21
罗永浩回应酷派子公司起诉;华为已出货1万个5G基站
最近风波不断的锤子科技又被报道遭到了酷派旗下子公司宇龙的起诉,罗永浩昨晚发微博称“正在和...
日期:11-21
马化腾:腾讯走到今天,首先应该归功于这个时代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称,微信全球月使用活跃用户数已突破10亿...
日期:11-20
今日头条CEO陈林:优质内容将胜出,低质信息将无路可走
11月17日,今日头条CEO陈林在生机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表示:随着内容行业的发展,优质内容将胜出,...
日期:11-20
华为王安宇:推动安卓绿色联盟成为行业标准,让技术服务于人
11月16日,首届安卓绿色联盟开发者大会在北京圆满落下帷幕。本届大会可谓是精英云集,阵容豪华。作...
日期:11-20
陈生强:共建才能发挥“产业X科技”的乘数效应
11月20日,由京东集团、京东金融联合主办的JDD-2018京东数字科技全球探索者大会隆重开幕。来自科技...
日期:11-20
今日头条CEO陈林:今日头条的关键词是“价值”
11月17月,今日头条生机大会在京举办。今日头条CEO陈林在大会上透露了,2018年4月,今日头条升级slo...
日期:11-20
今日头条CEO陈林:用户对优质内容的需求不断在提升
近日,2018今日头条生机大会举办。今日头条CEO陈林发表主题演讲,分享了他对内容行业的观察认知。陈...
日期:11-20
51Talk 人力副总裁王嵋GET大会剖析在线教育企业管理之道
11月15日,GET 2018教育科技大会在京闭幕,来自全球34个国家的328位教育领袖及数万名行业人员出席,...
日期:11-20
再获殊荣!e成科技CEO及总裁荣膺中国人力资源科技TOP人物
11月16日,e成科技受邀参加HRTech China在上海举办的的2018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博览会。在活动当日进行...
日期:11-19
苹果CEO库克:科技公司不可为所欲为
一直以来,苹果在一些事情的处理器都严格执行着自己的底线,比如不会给政府留数据后门,比如对用户...
日期:11-19
百度安全马杰:AI思维重塑安全边界 七种武器助力开放生态
AI会让世界变得更好吗?
  这是11月16日,百度安全总经理马杰在天府2018国际网络安全高峰论坛...
日期:11-16
51Talk CEO黄佳佳出席GET大会:普惠式教育是在线教育的未来
11月13日,备受瞩目的GET2018教育科技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拉开序幕,GET大会由教育科技媒体芥末...
日期:11-16
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省长马兴瑞一行调研佳都科技
11月12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广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马兴瑞等领导在陪同河北省党政...
日期:11-16
联想常程:Z5Pro在加紧备货 发誓不做猴王
11月16日,上个月底,三款采用了滑盖结构的智能手机小米MIX3、荣耀Magic2以及联想Z5Pro相继发布。其...
日期:11-16
亚马逊CEO贝佐斯:亚马逊终会失败,我们的工作是尽可能拖延它
11月16日,近日,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向全体员工表示了自己对于亚马逊未来的想法。在上周四...
日期: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