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人物动态

郭为:我是一个老创客

发布时间:2015-06-11 09:20:11  来源:新京报    采编:阳光不锈  背景:

  “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这句广告语是郭为1988年刚到联想时的杰作。12年后,联想分拆,他率领神州数码团队创业,打造出中国最大的整合IT服务商,成为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第一品牌。今年6月3日,神州数码董事局主席郭为作为“寻找中国创客”的创业导师,在北京西二旗神州数码总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自称是“一个老创客”。他提醒创业者,不要怕犯错,最重要的是要善于总结。

  郭为 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1988年获中国科技大学管理学硕士学位后加盟联想。此后12年里,郭为换了11个岗位,被称为“救火队员”。2000年联想分拆,郭为率领神州数码团队二次创业,成功将其打造为“中国IT服务第一品牌”。2011年至2013年连续三年入选《财富》(中文版)“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榜单。

  与Uber相见恨晚

  新京报:Uber和神州数码合作了,大家都很好奇,一个叫车软件和做智慧城市的神州数码怎么会走到一起?

  郭为:今年CES(国际消费电子展)结束后,我去了硅谷,朋友们给我介绍了很多互联网公司。其中一位朋友详细讲解了Uber的业务模式,一开始我也和你一样,说一个打车公司跟我有什么关系,可能我能帮它开拓点市场?因为中国也有滴滴、快的这样类似的产品。

  但了解Uber的理念后,我发现它和神州数码很相近,都希望打造一个公共服务平台。而且他们做得很出色,从用车这个点切入,但后台实际是在建一个面向社会的平台。神州数码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孤独前行,探索一种公共服务模式,这种模式包括技术上的可行性,包括服务应用模式上的可行性,是不是能够被接受我们也不能确定。所以当我看到Uber做这件事情的时候,确实很兴奋,似乎是找到了一个知己。

  新京报:理念和公司实力并不完全对等。就像创业公司都能描绘很好的愿景,但能不能实现,有很远的路要走,你为什么会相信Uber有这个实力?

  郭为:因为它已经做出来了。他们已经开始挖掘大数据,分析并创造价值。他们已经在美国的一些城市送快件、送外卖——通过精准算法,将闲置汽车资源变成有价值的公共资源,提高效率,增加司机的收入,同时减少上路车辆,实现节能减排。这种新模式会逐步建立一套新的公共服务体系。

  今年年初,美国波士顿市已与Uber建立了大数据方面的合作,通过大数据智能分析,提供减轻波士顿交通拥堵、发展公共交通、减少尾气排放的合理规划和解决方案,助力波士顿政府打造智慧城市。

  新京报:对神州数码而言,Uber的吸引力在哪里?

  郭为:我们有共同的理念,他们在实践上比我们先走了一大步,不仅有服务平台,还找到一个杀手级应用。所以,Uber对我们很有启发,比如怎么建造公共服务体系。我不能讲很多我们具体在做的事情,但相信一年以后,最多两年,我们很多东西能让人眼前一亮。

  新京报:神州数码和Uber的合作,会以怎样的方式展开?

  郭为:首先是在理念上的交流,接下来可能会在技术上做一些交流,不见得一定会产生具体的东西。用一个比较俗的词就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新京报:未来神州数码还会跟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合作吗?

  郭为:当然。神州数码是从非常传统的IT业务起步,经过十年,我们从边缘走到主流。下一个十年,神州数码要拥抱互联网,从主流走到前沿,也就是让信息技术渗透到我们服务的各个领域。

  别人看我像堂吉诃德

  新京报:能简单描述一下你们要搭建的这个智慧城市平台吗?跟现在互联网公司的平台,比如淘宝、京东有什么异同,也会开放吗?

  郭为:一定要开放。今天是一个非常开放的世界,没有人可以封闭,去单打独斗。一定要融入到大生态体系里,公司这个植物才能够更好生长。我们要做的是一个城市服务平台,未来大家都会生活在互联网环境里,老百姓每天都要和这个平台接触。

  新京报:可以简单地理解为,除了政府服务互联网化外,市民现在接触到的这些互联网生活,也会嫁接到这个平台上,变成一个覆盖生活、办公、政务,全方位的平台?

  郭为:对。比如早晨一起床,你的智能手机或手表会把你的时间表,通过一个虚拟图像推送到眼前。你可能又做了一个早操,也会被记录到你的个人空间里,你的早餐会根据运动量和身体状况被定制出来。

  一出门,Uber或者滴滴等智能交通工具把你带到公司,在车上你能通过网络空间把今天采访对象的资料数据汇集,你处理后发给相关人员。甚至可以通过虚拟画面,对采访情景进行提前设计。

  采访结束后,你要办出国护照。把所有电子证件发给相关部门,过几天就能收到护照了。

  下班前,你可以提前调节家里的空调,冰箱会告诉你缺什么东西,然后你在网络超市选购,还可以预约厨师做饭,下班回家饭菜就做好了。

  这些是我们能想到的一些简单的智慧城市情景。

  新京报:这些已经跟科幻大片差不多了。但这些场景,之前已经有很多企业分别描述过其中的片段。神州数码有什么吸引力,能让大家把产品汇聚在这里?

  郭为:就像说你为什么打电话要通过中国移动呢?因为有很好的网络。我们当然不是唯一的入口,这就看谁的服务更好,谁搭建平台的水平更高。

  新京报:你说过,“Uber来了,我不再孤独”。你的孤独感来源于什么?

  郭为:没有人理解我做的东西是什么?我们做这个事情四年了,我最早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别人觉得是天方夜谭。

  新京报:有人嘲笑过你吗?

  郭为:今天仍然有人笑话我。所以,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像堂吉诃德,自以为是,别人像看笑话一样(看我)。

  新京报:所有颠覆传统的人,一开始都是不被别人理解了。

  郭为:谁知道我是颠覆,还是什么别的。但这就是我的体会,觉得自己看到了未来,而且这个未来对国家、社会都是很大的机遇,但别人不一定这样看。

  说颠覆不如说改良

  新京报:之前你带领神州数码两次成功转型,现在看你的创业才刚刚开始。

  郭为:对,我就是个创客,一个老创客。

  新京报:互联网时代,所有的行业都面临被颠覆,你准备颠覆什么?

  郭为:与其说颠覆,不如说改良。就像人锻炼身体,把多余的赘肉消灭掉,人才会更健康。现在企业可以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减掉不必要的环节。所以我觉得未来“互联网+”的主方向是传统企业和互联网结合,不断自我改良,使行业产生新活力。比如工业制造,互联网的人想颠覆没那么简单。

  不管是工业4.0,还是工业互联网,还是中国制造2025,我觉得都会以制造业企业为主。又比如现在比较热的互联网金融,所谓的颠覆性短期是存在的,但最后一定还是以传统金融业自身的改造为主。互联网金融会有一个客户群,但不会很大,只能起到刺激作用。

  新京报:怎么解释现在创业热情高涨,创客们在每一个细分领域进行尝试,希望创造一个新体验。你的这番话对他们似乎是当头一棒。

  郭为:我们的市场经济还不是很成熟,钻一些市场漏洞可能形成一些突破。就像当年有人在互联网上做股票,以为传统投资银行、证券公司会被颠覆。最后的结果是证券公司互联网化。再比如苹果的iPod对音像公司的影响,只是更多版权公司要和苹果合作,苹果成为新的分销商,还是要回到事物的本质。你再颠覆,人类吃饭穿衣的需求始终存在。

  新京报:但以前我要去超市买东西,现在网上买。超市这个商业体就是面临颠覆。

  郭为:最终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全是这样,还是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应该只是一个多样性的选择吧。

  新京报:你这次创业要改善的是什么问题?

  郭为:比如说要解决交通拥堵问题、环境问题、人口的快速膨胀问题,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使这个城市变得更美好。

  新京报:现在“互联网+”创业的核心机会是,用互联网的力量,把中介、分销商直接消灭。作为中国最大的分销渠道,你怎么接招?

  郭为:现在说分销商完全没有价值还为时过早。未来这个行业的成长会很慢,就像城市的水、电、煤气公司一样,不见得有多高的成长性,但这是社会需要的,它不会消亡。

  改变世界要脚踏实地

  新京报:很多人认为现在是创业的最好时期,你认同吗?

  郭为:对,所谓创业最好时期,就是两个东西聚到一起,一是技术快速变革;二是社会变革。比如中国在转型升级,会有很多新需求。现在国内这两者汇聚到一起,就会产生大量的创业机会。

  新京报:你认为创业者需要具备的第一素质是什么?

  郭为:创造力极为重要。没有创造力,叫什么创客?就像莎士比亚的戏剧把英语范式定型,京剧给中国戏剧的形式下了定义:一个马鞭就代表一匹马,一个脸谱代表一种性格的人。我认为创业者要有应用情景的想像力,知道在什么情景下这个东西会发挥作用。

  新京报:创客成长为企业家需要不断学习。你认为哪个要素最重要?

  郭为:前一段时间,扎克伯格(Facebook创始人)到清华大学演讲,他讲了一句话我很认同,一个伟大企业家要有改变世界的想法。如果只是要赚钱,很难做大。我非常讨厌为了挣钱,不计手段的人。挣钱了又怎么样?钻漏洞发财了有什么意义?

  新京报:但是也有人认为,创业者一开始不要抱着太大的梦。

  郭为:我觉得不矛盾,改变世界要脚踏实地。

  新京报:你刚做神州数码的时候,有那么远大的理想吗?

  郭为:有,从一开始我就是这样想的。我当初选择联想,也是因为柳总(柳传志)说,我们的企业要走向国际,我们要产业报国,是这样的大旗吸引了我。

  投资人应有失败承受力

  新京报:很多人认识的郭为只是神州数码董事局主席,其实你早也发生角色转变。介绍一下你作为投资人的成绩?

  郭为:我现在有投资一些企业或者跟一些创业企业合作,主要是围绕数字化中国概念展开的。

  新京报:对于你经手的投资项目,是以公司名义去投?还是以你个人名义去投?

  郭为:都有,天使是个人的,因为有巨大风险,投1000个能有1个成功就不错了。尽管我鼓励创业,但并不是说所有人创业都能够成功。中国过去的文化是鼓励大学生找稳定的工作,现在应该变了,要鼓励孩子们去闯一闯,试一试。哪怕创业两三年没成功,再去找工作也没有关系。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做投资的?

  郭为:主要还是从做智慧城市之后。我们变成一个平台公司,就像马云开淘宝一样,要让成千上万的小企业到这个平台上来,我们需要支持这些企业,让他们成功。他们的成功就是我们的成功,做平台就是让人家成功。

  新京报:到目前为止,你比较得意的投资是什么?

  郭为:神州融的投资感觉还不错。他们借着互联网金融的热潮,搭建了一个风险管理的服务平台,最近拿了不少奖项。

  新京报:现在很多像你这样的企业家转型做天使。你怎么平衡这两个角色?

  郭为:做这种投资可能还不是我的长项。其实雷军对我影响挺大,他是天生的创业者,(对机会)很敏锐,我更擅长大的资本运作,能够做资源整合。

  新京报:就是聚焦在智慧城市这个项目上?

  郭为:对,在平台搭建过程中,我们会组织一些创客群。比如前一阵在成都,我们组织了20多家平台上的企业结成创新联盟,我们也会在那里建立孵化器,建立产业投资基金,和政府合作,和地方基金合作,鼓励创业者到我们的平台上来。今年是20多家,我希望未来几年能做2000家,这样才能把平台价值充分发挥出来。这是我们的主要方向。

  新京报:现在更多的资金涌向互联网高科技领域,短短几年天使投资成本贵了好几倍。你认为有泡沫吗?是否有破裂的风险?

  郭为:我觉得现在是相当正常的状态,投资人应该有失败承受力,过去是捡便宜,市场没有热起来,所以项目成功率很高。

  失败时要善于总结

  新京报:回顾你个人的成长过程,你认为个人的成功是偶然还是必然?

  郭为:很难说。我当时加盟联想,和今天创业没什么差别。那时全国研究生只有2万人,可以说选工作,好机会多得是。我到联想,还是想把个人价值发挥到最大。不是我个人有多牛,是那个环境造就的。比如那个广告词(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也是在讨论环节里,碰撞出来的,只是我组织了这个事情。包括后面的工作,让我管财务,我哪懂,还是靠团队力量。个人的学习能力非常重要,现在我还在学习。

  新京报:你现在在学什么?

  郭为:什么都学,和互联网相关、和技术相关的东西,只要是有用东西,都要去学。

  新京报:这些年,你学到最重要的知识或技术是什么?

  郭为:不好说,就像当初我觉得自己不适合PR(公关)工作,柳总批评我,你不会跟人打交道,什么工作都不会做好。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就在学习如何跟人打交道,跟媒体打交道。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会了如何通过媒体进行营销,以至于后来有人说我是中国公关第一人。我只是在工作中,不断学习。

  新京报:你刚参加工作时的梦想实现了吗?

  郭为:当然,我现在比当时的梦想,已经走得更远了。那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能做到现在这样,只是觉得跟着柳总一起闯天下就挺好。

  新京报:你还曾经调侃自己是一个容易犯错的CEO,你犯过什么错误?

  郭为:2001年我们上市,2003年就出现很大的亏损。我当时做软件服务,我是拿着本书去做的,这个产业怎么做其实自己并不是很清楚,什么人适合做这个,也不清楚。结果犯了一系列错误。我觉得我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犯错,不断总结,不断接受教育的过程。

  新京报:年轻创业者一开始也会犯错失败。对他们,你有什么建议?

  郭为:最核心东西是要善于总结。一是对自己的总结,是不是创业这块料,如果一次两次三次都搞不清楚,这个人就不可救药了。第二才是总结事情本身,是不是有商业价值。做企业做到最高层次,是要做出社会价值。世界上什么机构时间最久?一是学校,二是教堂,因为他们的社会价值巨大,所以长命百岁。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返回网站首页 本文来源:新京报

本文评论
专访潮牌“SNN”创始人刘以彰:边玩儿边赚才是90后的态度
网上曾流行这样一个段子:“80后忙着结婚离婚,00后忙着谈恋爱分手,只有90后,稳的一批,只想...
日期:04-12
丁磊爱养猪,李彦宏爱种树,企业家工作之余还有哪些奇葩爱好?
别看现在的商界大佬们都是光鲜亮丽的严肃大佬形象,但其实是在不为人知的背后,却有不少反差萌的奇...
日期:04-11
李彦宏的管理之道:不让职场人成为996的奴隶
最近一个互联网行业黑话“996”因为一系列新闻走进大众视野,所谓996就是指“早上九...
日期:04-09
李彦宏用AI保护4000万个生命
作为人工智能技术最坚定的支持者,李彦宏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人工智能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作...
日期:04-08
十富九秃?中国企业家发量比拼,李彦宏赢了
都说发际线和智商成正比,看来还和财富成正比。潘石屹、冯仑、王健林、王石、周鸿祎纷纷秃头以示富...
日期:04-08
专访小猪短租陈驰:互联网下半场企业需练好内功

  共享经济从火热到退潮,只在转眼之间。
  滴...
日期:04-08
卢伟冰回应Redmi旗舰传闻:长成这样,设计师可以下课了
4月7日消息 之前,有微博数码博主曝出红米Redmi新机,这款根据其说法,这款手机采用了高通骁龙855处...
日期:04-07
映客CEO奉佑生:5G战场已开启 我要求团队随时应战
映客CEO奉佑生:5G战场已开启 我要求团队随时应战
日期:04-04
羡慕!李彦宏带队亲赴湖南签约,湖南人有望最早尝鲜“人工智能+”发展成果
2019年4月2日,湖南省人民政府与百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依托湖南省工业、科教、交通、人...
日期:04-02
中欧商业评论专访e成科技梁星晖:AI让人才战略落地
近日,e成科技总裁梁星晖接受了《中欧商业评论》杂志的专访,深刻阐述了在管理向人回归与以AI为代表...
日期:04-02
爱奇艺获评雪球2018年度中概新势力公司 创始人、CEO龚宇荣获年度影响力中概领袖
3月30日,以“新势力、新机遇”为主题的2019雪球中概峰会在京成功举办。爱奇艺首席内容官...
日期:04-01
贝壳CEO彭永东博鳌发声:楼市三十年的三个时代、两条曲线、一种力量
“中国房地产用30年跨过生产资料价值时代,目前正处于信息价值时代,未来将进入服务者价值时代...
日期:04-01
贝壳CEO彭永东博鳌论道:存量时代,中国楼市释放“服务红利”
3月26—29日,中国进入一年一度的“博鳌时间”。作为外界了解中国经济、中国市场的...
日期:04-01
余承东:华为不上市很重要的原因是投资未来
作为华为常务董事、消费者业务CEO,对于华为不上市的情况,余承东在今日开幕的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
日期:03-31
马化腾:5G可以帮助更多AI应用落地
3月31日消息,在今日召开的2019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演...
日期:03-31
华为消费者业务邵洋:消费终端迎来用户体验革命升级
3月27日下午消息,新智元AI技术峰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战略官邵洋演讲时提到,消费终端正在迎来...
日期:03-27
王不凡:智伴AIED有望让每个孩子享受优质教育
「AIED产品「抗大公司」的能力强不强?」
  「一对一真人培训的客单价和现金流数据是否漂亮?...
日期:03-26
思科萧洁云: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多年前,萧洁云从美国内华达大学里诺分校工商管理硕士毕业时,很多人大概没有意识到这位纤细美丽的...
日期:03-25
雷蛇CEO:我们不认为其他游戏手机是竞争对手
雷蛇昨天宣布了与腾讯的合作,它们的合作将带来雷蛇硬件与腾讯游戏之间的更多整合。在宣布合作关系...
日期:03-22
沈义人:手机硬件是基础  但参数外有许多值得关注的地方
3月20日消息 OPPO副总裁沈义人今天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话,他表示手机的硬件是基础,但参数外有许多...
日期: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