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业界动态

四年封街 由盛转衰 是谁向华强北开了一枪?

发布时间:2017-06-21 12:26:50  来源:澎湃新闻  蒋晨悦   采编:贺飞  背景:

  华强北街边的推销小哥也从未看低自己:“我以后也是想当老板的,你知道华强北多我们潮汕人,我们潮汕人不愿意给别人打工。” 手机批发商郑彦标也是潮汕人,约十年过去了,他还留在华强北的卖场里。

  下午三时,对面的店铺仍旧被黄色卷闸门封住,像是没有在等谁,谁也不会来。而卖场的一天又将走到尽头。 华强北的手机市场已在崩塌,许多人的财富都与之泥沙俱下。 郑彦标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觉得华强北改造是为了巩固电子界的龙头地位,但四年封街像是做了一场大梦,醒来后这个时代已经变了。

  2017年6月,华强北经典的“一天”从午后开始。铁拖车的四个轮子磨过水泥地,当,当,当,当,逐渐敲醒华强北的白日。商场里撕胶带的声音渐次响起,价值几十万元的电子产品或元器件,封进一个个棕色纸箱中,在拖车上垒到半人多高。这些随处可见的铁拖车拖过崭新的步行街,和主街背后仍旧脏乱的巷子,在仓库、商场、停车场、居民楼中办公与住家合用的店铺之间,铺开一张流动的毛细血管网络。

华强北随处可见的铁拖车。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图

  华强北随处可见的铁拖车。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图

  这张萎缩的血管网曾是一条大动脉,行人车辆堵成一团。1998年,华强北从工厂区向商业街转型,电子产品销售起初是一点星火,不久便成烈火烹油。那时中国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都尚未诞生,还没有一个人用过淘宝,实体店还没有被网络销售打压的溃不成军。

  华强北以一米柜台后的潮汕老板闻名,不少人成为了身价千万的大老板,一些人把自己变成了亿万富豪。

  改革开放初,曾裕“以为特区钱好赚”而来到深圳,第一次来华强北,还是一片人烟稀少的农村,几间厂房仓库,一地黄土,街上看不到十几个人。

  在那一地黄土上,华强北打下了电子工业区最初的根基。1979年,粤北兵工厂迁入深圳,取名华强,寓意“中华强大”。工厂附近的一条道路便以公司为名,称为华强路。深圳获批特区后,国家工业部与深圳合作发展电子工业,电子工业区渐成气候。此后的三十余年间,华强北发展出了最为齐备的电子元器件产业链,在2008年,中国电子商会授予华强北“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称号。

  然而异军突起的手机市场却独揽了风头,华强北手机销售名震全国乃至世界。这里诞生了难以计数的国产或山寨手机品牌,崛起了一支号称技术“称霸全国”的电子大军,山寨机花样百出,华强北成为电子界的“莆田系”。

  据工信部数据,广东是全球手机第一生产地。2016年全年来,自中国生产的手机超过21亿部,广东几乎占据产量的一半,高达9.6亿部。而广东电子看深圳。 但曾裕如今留在华强北,不过因为铺面还没有到期,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做工厂供货,找他拿货的商家许多已经关门。也看不到未来,“没个底,不知道是好是坏”。

  2013年,华强北封街改造,规划发展成以区域性的电子专业市场为代表的国际物流中心、多元混合的市级商业中心、高新技术研发中心,同时兼有商务办公、居住等功能的综合性片区。 这不是一场毫无痛苦的转型,曾裕想起刚到深圳时,朋友告诉他:“要来深圳发财是挺容易的事情,要来深圳熬日子,是挺难熬的。”

华强北由盛而衰的手机市场。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图

  华强北由盛而衰的手机市场。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图 

  1999年:每个中国人都将拥有一台手机 

  汕头人洪钦见证了华强北手机辉煌的开端,他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形容2000年初时,“可以这么说,所有人进这个行业都能赚钱。” 1999年,诺基亚未死,塞班系统正红,诺基亚功能机3310发布,后来人们以“不死传说”相称。

  那一年,洪钦到华强北做手机销售,只有十几岁年纪,身边是第一批华强北的手机淘金者。他仍能背出那时深圳最著名的五个手机品牌:摩托罗拉、诺基亚、三星、西门子、爱立信。 1999年,国产手机约70万部,全球手机销量2.8亿部。 但洪钦坚信,13亿中国人,未来每个人都会有一台手机。

诺基亚3310。  视觉中国 资料图

  诺基亚3310。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他赌对了华强北十年的市场。诺基亚3310在下市前的5年间共计卖出了1.36亿台,以历经千摔万砸仍然能够开机使用而名垂手机史。属于王者荣耀和愤怒的小鸟的智能机时代还未开启,最经典的手机游戏是贪吃蛇——人们曾那么热衷于控制小屏幕上一条小蛇,吞下一个个方形色块,越来越长,最终触到屏幕边界或自咬尾巴而死。

  1998年,由于工业成本上升,华强北完成了第一次向商业街的转型——外迁电子工厂,厂房时期的几栋仓库改造成为商铺出租。深圳是全国最靠近香港、开放贸易的口岸,是第一个经济特区,而成熟的手机市场也先出现在深圳。

  当时做手机零售,只能找华强北的批发商。因为在1999年,还没有一个中国人用过淘宝,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都尚未组建。 由于内地没有形成销售体系,零售商必须到深圳拿货。洪钦记得,上海、北京、太原、石家庄、重庆、济南……从大城市到二三线的省会城市,都是深圳发货给当地的零售商家。华强北几乎占据了手机的供货渠道,而每一代新机推出后,第一站必到华强北铺货,才能影响全国的市场。

华强北的电子产品市场庞大、物流繁忙,半夜快递仍旧接单。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图

  华强北的电子产品市场庞大、物流繁忙,半夜快递仍旧接单。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图

  那时华强北经典的“一天”,从早上九点开始。卖场9:30一开门,全国各地口音的零售商随即挤得马路水泄不通。“会挤不进一家去拿货,因为太忙了,就去挤第二家、第三家,最终找到一家聊得来,合作的好的,以后就跟这家拿货。” 洪钦和团队忙的时候,“没有人是可以闲坐着的,忙的饭都没的吃”。国内外客户都来跑市场、看价格、看新机款式,一个新产品就是一个新的卖点。一家手机店需要雇佣60个销售员,三班倒,从早上9点卖到凌晨2点,全国各地的零售商排着队打款,再等着手机发货。

  洪钦说,那时批发商甚至可以控制某一款手机的价格,因为一个机型只有几家店铺在销售。如果客户反映拿不到货,就可以派几个人踩点调查出货量,如果要100台只给50台,就能估算有多少货。货一紧张,就可以控制、提高价格,几家就可以垄断市场。 一米柜台走出亿万富翁的神话不断上演。华强北的租金水涨船高,一个铺面要租到两万、三万,转让铺面则需要花几十万、上百万来“喝茶”。“但是拿下来就一定有机会,能赚钱”,一个月走货数千台的快钱让人们仍旧哄抢铺面,华强北“一铺难求”。

  洪钦记得那时花钱如流水,2000年的时候,请客户去夜总会、吃宵夜,每次花钱都达到了几千元,“可是第二天签一张单子,就都回来了,能花钱就能赚钱。只要客户喜欢来深圳,那么一直会有生意做。” 于是那时外地人去深圳一定要看三个地方:世界之窗,罗湖口岸的东门服装市场,以及华强北。

  iPhone向华强北开了一枪 

  华强北的电子全产业链,让山寨手机在手机贸易后借了一阵风,在洪钦的记忆中,2003年至2008年,是华强北山寨机风头最劲的时候。

  2003年,台湾公司联发科突破了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公司垄断的芯片技术,推出了出了第一款单芯片手机解决方案,具备通信基带、蓝牙、摄像头等模块。而华强北恰好拥有电子元器件到模具厂等最为齐备的产业链,组装出成品手机只需要数周,成本低至数百元。

  华强北崛起了难以计数的山寨品牌,时至今日,洪钦仍更愿意称为“国产品牌”。 那时功能机太过单一,无非是诺基亚可更换颜色的后盖,从翻盖手机到滑盖,搭载的卡尔蔡司镜头,“但对年轻人的心态需求是不够的,品牌功能机又贵。”

华强北手机卖场。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图

  华强北手机卖场。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图

  洪钦记得,年轻人反而喜欢个性十足的山寨机,三卡三待,造型酷炫。华强北崛起了难以计数的国产手机品牌,倒不是有研发能力——只是在已有手机的基础上升级,“可能有一个团队,就是专门改造手机,但是牌子不一样。那时在华强北,你出什么东西,我很快就能比你好。一定要比你好,我才推出市场。”

  新的手机一上市,其他厂家拿到系统再稍微改动,贴上自己的商标,用很少的投入就能加入战场,靠微弱优势竞争。洪钦记得,那时各个牌子“你追我赶”,做的人太多,产品打起价格战,山寨机的质量越来越差。 高仿机也盛行起来。郑彦标记得苹果手机流行之后,一款新机发布之前,盒子包装、高仿产品,都已经齐现华强北,就等着上市。

  等到iPhone5上市后,山寨手机在华强北几乎再无市场。“那之后,好像所有人都倾向品牌手机了。山寨手机拿在手里,没面子的那种感觉。” 市场的风向一夜转变了。商家却还没有适应市场,几万台库存手机成为亏损源头——只能烂在仓库。成本500元一台,要卖700元-800元一台才能有收益,可是市场迭代太快,500元一台也没有人要,“这时国外的人就来给你出货,那就是300元、400元出货了。” 可是国外市场也未必能销出库存的山寨手机,“跑路也慢慢出现了,国外那些’鬼佬’(外国人)做的不好,也学会跑路了。”

  在手机批发兴起的最初,是零售商先打钱来,排队拿货。后来形势逆转,厂家要先发货,再去排队收钱。洪钦的一些朋友拥有几百人规模的工厂,最初一年赚了几千万,“全部亏回去了。还有一些人收不回货款,慢慢慢慢,就被拖死了。” 冬天真的来了,深圳也决定壮士断腕,主动摧毁这个山寨王国。2011年,在华强北路曼哈数码广场以东的居民楼上,近千部山寨的苹果、诺基亚手机从18层楼上砸下来。路上停放的轿车,人行道的铝合金栏杆,都被砸出了坑,留下一地红色碎片。那是在当地警方打击山寨手机的行动中,藏身居民楼中的山寨手机生产者一面锁紧了门,一面扔下手机销毁证物。

山寨手机商从楼上砸下手机,销毁证物。  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截图

  山寨手机商从楼上砸下手机,销毁证物。 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截图

  更多的华强北商人,在浮躁的山寨机时代攫取了大批财富,习惯了每日大笔挥霍收入。但在寒冬到来之后,一批硬件厂家跑路,一批硬件厂家停产倒闭。

  在华强北封路日渐萧条的几年间,珠三角的代工手机工厂也经历了一场生死。其中在2015年的年关,东莞手机代工工厂兆信通讯资金链断裂,董事长高民在深圳自杀,他留给员工一封绝笔信,以“愿赌服输,我输了”开头,彼时国内手机库存量过亿,市场却不断下滑,价格不断击穿底线,大批代工厂倒闭。

  高民在绝笔信最后留下一句:“兄弟们对不起了,你们一定要站起来。”

  手机帝国崩塌 

  1999年,洪钦第一次在华强北卖手机,马云在杭州草创阿里巴巴集团,命运在馈赠的同时,也把危机一通埋下。 2010年之后,网络手机销售逐渐铺开,价格透明化,倒逼线下手机价格跳水。2014年,京东与阿里巴巴先后在美国上市,线上的手机销售一面夺去了华强北的市场,一面把市场价格压到最低,给了华强北的手机销售致命一击。

  洪钦的一个客户在东莞开有十几家店面,设在每个镇的工业区旁边。曾经,工厂一下班就涌来人山人海,工人都来买手机、换手机。但现在,这些实体店已经全部倒闭。 郑彦标在智能机兴起时进入华强北,可惜几年之间,销售已经转向了网络。他下午3时来开档口接单发货,晚上7时出头就回家。有做了几年的老客户,还从来没有见过面。 微信群一看就知道价格变动,苹果手机也只有固定几款,顾客不再有试用手机的习惯。

  阿里巴巴试图让郑彦标到淘宝上卖手机,郑彦标发现,网上的价格比他从工厂拿货的价格还要低。一部手机赚5块钱,销售500台才能回本,“可是500台手机要投资多少资金?” 一句话在郑彦标的同行圈中流行了起来:“冒着卖白粉的风险,投着卖珠宝的租金,赚着卖白菜的利润。” 山寨机的利润反而更高,因此一些档口都把山寨手机放在了主推的位置。但华强北为山寨之都而蒙羞,频繁查货、打击假货。明通手机城一度整栋市场都被山寨手机占领,现在却以销售手机配件为主。

  从华强路得名至今,近四十年过去了。2016年深圳的GDP达到1.96万亿,仅次于北上广,人均GDP更是名列全国第一,而服务业占GDP比重首次突破六成。山寨之都变成了华强北希望洗去的耻辱,华强北开始为自己规划一个硬件创业天堂的未来。 谁做谁赚钱的年代也已经过去了,十年之间,郑彦标算得人工成本从600元上涨到2000-3000元一人,而福田区的租金已经相对便宜,因为收入落后其他地区,空置率高。与此同时,赚的钱却没有之前多,很多人都做不下去。

华强北招租的铺位。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图

  华强北招租的铺位。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图

  郑彦标觉得,华强北开街之后,逼不得已,要发展出一支正规军,要重新打个品牌,否则活不下去。市场萎缩、风险又很高,只有拥有核心产品、拥有定价权才能生存。 洪钦早已转型做企业投资,他觉得手机销售赚钱快,但是太累了,把一个年轻人的全部世界圈在卖场里:“一天从早上做到晚上,都是在这个地方,没有时间去外面,那时毕竟年轻,希望能出去。” 洪钦在华强北生意红火的时候,投资了很多铺位,一次性几万几万交租金后,不料生意却没有火起来,亏了二十万元。他觉得没有缘分了。 “算了,可能人赚钱,就是命运。”他手握着现金流,又不敢去投资不熟悉的领域,投资房地产却很像他做手机时投资铺面。洪钦渐渐发现,铺面有限,只有房地产,是多少钱都投资不完的。

  2011年之后,洪钦身边第一批淘金者集中退出华强北,改做餐饮、金融、房地产、研发其他产品。

  2013年,华强北宣布封路改造,曾经的诺基亚帝国分崩离析,被微软收购,然后转卖。 2017年,华强北封街重开,诺基亚宣布复刻1999年的3310机型。洪钦曾跟随诺基亚走了十年,他为此兴奋,但知道世事变幻,“现在的市场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在这一座山寨王国的崛起与崩塌间,华强北不再是全国为数不多的手机集散渠道,只留下庞大的二手翻新机市场暗中运作,深圳不再是中国为数不多开放和高速发展的城市,市场从未等候过走慢一拍的参与者。 曾裕现在对着困境也还能嘻嘻哈哈,他说自己来时是个农民,“前景不明朗,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存不下去,要去美国讨饭啦。”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返回网站首页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本文评论
网易新闻联合BOSS直聘,开启探秘“大厂”之旅
在互联网圈儿里,人们习惯将某些行业的头部领军企业统称为“大厂”,有些求职者为进&ldqu...
日期:11-23
中国在AI时代再造“两弹一星”  百度等科技巨头挑起大梁
为加快推动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创新发展,促进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近日,工信部印发《...
日期:11-23
UC海内外打通电商,5.5亿曝光为Lazada双11引流
第十个天猫双11已经成为全球的双11,成就了全球买、全球卖、全球付、全球运、全球玩。在全球卖方面...
日期:11-23
危化品运输的「定心丸」传化智能物流让风险可视可控
「迎新创新、协同共享」,11月22日,由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主办的「2018年中国化工物流行业年会」...
日期:11-23
传化智联列入国家多式联运示范工程项目
就在11月20日,交通运输部与国家发展改革委公示了第三批24个多式联运示范工程项目名单,传化智联打...
日期:11-23
屏厂LG也要做可折叠手机了:一口气注册多个商标
2019或许会迎来可折叠手机的爆发期,三星身为屏厂同时又是智能手机制造商,已经公布了作品,而同样...
日期:11-23
诺基亚宣布进行管理层调整 加速5G网络布局
为了瞄准5G机遇,电信网络制造商诺基亚公司将把移动网络和固定网络业务合并,组成一个名为接入网络(...
日期:11-23
马上就要到2019年了 5G离我们还有多远?
眼看着2018年就只剩三十几天了,今年的旗舰手机也基本上都发布了。手机市场上最近体积比较多的一个概念...
日期:11-23
Apptopia:Facebook新产品Lasso与TikTok“几乎相同”
短视频应用TikTok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强劲的发展势头。近日美国CNN引用移动应用研究机构Sensor Tower...
日期:11-23
Kodak Alaris出席“赋能·升级”2018中国现代办公行业年会
Alaris S2040扫描仪强势中国首发
  11月21日,中国西安—11月19日至11月21日,Kodak Al...
日期:11-23
当下智慧园区“软实力”如何提升
在工业4.0与智能制造的驱动下,大型企业建设自身园区网的任务已经不再简单,它不仅要满足高性能、高...
日期:11-23
苏宁国际诠释“Global Community of Curators”生活哲学
苏宁国际亮相第三届米兰国际家具(上海)展览会
  苏宁国际盛装亮相第三届米兰国际家具(上海)...
日期:11-23
“精灵旅社”那群搞笑的怪物精灵又来了!还送来华为视频9大豪礼
2018年感恩节跟小雪在同一天相遇
  除了团聚、感恩、狂欢、“吃鸡”、等雪
...
日期:11-23
LG为旗下可折叠智能手机申请了三个商标
LG一直在与三星竞争推出第一款可折叠智能手机,而三星已经展示了他们的产品,LG仍然在研发他们的智...
日期:11-23
全球首条5G网络下的微博 来自小米林斌!
5G究竟有多热,看看各大智能手机厂商的宣传便知一二。此前OPPO公布了其智能手机产品通过5G网络上网...
日期:11-23
前美团大将创业水滴卖保险  三级火箭能否击穿保险业痛点?
一、「仗还没打完,别想这些事。」
  这是沈鹏第一次跟王兴和王慧文表示未来想要离开美团、...
日期:11-23
HTTPS也不安全?No,只因没有避开这个误区
当我们在咖啡馆连上WiFi打开网页和邮箱时,殊不知有人正在监视着我们的各种网络活动。在打开账户网...
日期:11-23
美团股价今日一度下跌至14%,新业务持续投入亏损25亿人民币
11月22日,美团点评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业绩,总收入为191亿元,同比增长97.2%。总收入的增长得益于...
日期:11-23
QQ浏览器跨界顺丰“一搜直达”,丰富信息浏览生态
在双十一这个快递行业最忙碌的档口,QQ浏览器和顺丰宣布跨界合作,在“快”这件事上再添新...
日期:11-23
第75届中国教装展落幕,回顾希沃三大新品
聚焦校园小应用,发现教学小数据。 11月19日,由希沃独家冠名的第75届中国教育装备展示会圆满落幕。...
日期: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