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媒体评论

等了521天后 乐视大楼下只剩最后这8名人

发布时间:2018-04-13 09:38:40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编辑:张宏伟  背景:

文|周晶晶 编辑|鹿鸣

  乐视危机521天后,北京乐视总部仅剩下最后一批前来讨债的人。

  4月11日,经历四月飞雪后的北京开始燥热起来。中午12点,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员工陆陆续续从大厦内走出,或三两人结伴用餐,或抽着烟享受太阳浴,没有条幅没有帐篷,久违的安逸祥和。

  这与3个月前的景象大不相同。2018年1月,大风天中,北京气温已至零下,乐视大厦内外围满了缩着脖子、搓着手的讨债者,醒目的“乐视还钱”条幅横亘在大厦门口。大厦内挤着4顶橘色帐篷,帐篷的正面白底黑字贴有“乐视还钱”的口号,调至最大声的喇叭也在不停循环“贾跃亭还钱!甘薇还钱!”的声音。当时前来讨债的供应商和服务商有20多家,主要涉及乐视手机售后、乐视基建两大业务,如今这些都已不见踪影。

  2016年11月6日,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发表内部公开信,公开承认乐视存在资金链紧绷问题,至今已过去521天。危机爆发以来,天南海北的乐视供应商纷纷向北京乐视总部涌来。经过500多天的等待、对峙、僵持,更多的乐视债主决定放弃,留下最后一批坚守者。

  乐视大厦东面200米开外的树荫下,分两排坐着8名讨债者,他们是此次讨债大军中,还坚持在前线的为数不多的讨债者。8人均为乐视手机售后服务商,大多从2017年6月开始加入讨债大军中,算是其中的“后辈”。目前被乐视拖欠款项总计890万,其中押金400多万,服务费近500万。

▲4月11日,乐视大厦东面的树荫下,8名讨债者仍在坚守。

▲4月11日,乐视大厦东面的树荫下,8名讨债者仍在坚守。

  讨债者们陆续撤离,坚守者也打算退一步,“我们只要押金,其他的等于白干一年吧。”售后服务商们无奈说道,“但连押金都不给我们。”

  4月11日,针对乐视手机售后服务商的债务,《财经天下》周刊询问乐视公关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目前暂无解决方案,“有专门的债务小组在处理,有进度会及时公布。”

  “想把最后一批人熬走”

  “快点快点。”唐堂(化名)熟练指挥。他扯着条幅的两角,与三四个服务商合力将其展开、扯平,“乐视还钱!乐视还钱!乐视还我们手机”,落款:手机售后服务商,红底白字在阳光照射下格外显眼,来来往往的车流和行人却很少抬头望一眼。

  正门口十米外的位置,三两人早已准备好手机快门,“咔咔咔”,展开不到一分钟,条幅又被快速卷起收进黄色塑料袋里。

  比起年前,乐视大厦的管理要严得多,“一拉横幅就报警,已经被收走10个了,我们都快成横幅批发专业户了。”唐堂大笑。此前,拉横幅是为吸引乐视高层注意,现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横幅则是宣传、摆拍的工具。

▲4月11日,讨债者唐堂和同伴拉出乐视还钱的条幅,但又迅速收了起来。

▲4月11日,讨债者唐堂和同伴拉出乐视还钱的条幅,但又迅速收了起来。

  来自哈尔滨的唐堂是团队中最远的,从2017年6月开始赴京讨债,至今已有大半年,由于资金紧张,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他选择火车这种交通方式,频繁往返于北京和1000多公里外的哈尔滨之间,目前被拖欠约50万元。

  如今,打卡式讨债仍在继续。唐堂所在的10人小团队基本每周都来,每天早上9:30“打卡”,下午5:30“下班”,中午相约吃饭,偶尔开个会讨论“作战计划”,双休日“休战”回家。

  团队中也时常会有新面孔。“同一家公司已经换了好几波人,员工熬不住了,现在都是老板亲自上阵。”刘琦苦笑。刘琦是8名讨债者中唯一的女性,在售后服务行业干了24年,公司与乐视签了全国四个省的售后服务,目前还被欠款190万,其中光押金就有139万,是8家中被拖欠最多的,“从没遇过这样的事,哪有押金都不退的。”

  虽说当天太阳不毒辣,但站上半小时也足够晕眩,讨债者们只能转移到乐视大厦门沿下庇荫。以前还可以进大厅,有工作人员提供水和小马扎,“现在水、马扎都没了,这是想把我们熬走啊。”

▲前来庇荫的讨债者。

▲前来庇荫的讨债者。

  已经被熬走的人,要么选择放弃,要么回家等待。

  来自天津、同是乐视手机售后服务商的顾铭,自1月以后就没再去乐视大厦,虽然并未取得还款,顾铭表示不会再去北京要债了,他的朋友圈签名也变成“忘记以前,重新开始”,似乎想要甩掉过去。

  已经回到内蒙古的秦原则选择等待,“不可能放弃的,现在等着出处理方案”。秦原是来自内蒙古的乐视基建商,还被拖欠账款100多万。他表示,2017年9月乐视宣布债务解决方案后就再没给钱,公司目前已基本停止营业。

  在讨债者群体发生变化的同时,乐视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2017年7月,白衣骑士孙宏斌以150亿接手乐视,代替贾跃亭出任CEO,半年后,2018年3月25日,孙宏斌在融创业绩发布会上宣布,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并建议大家忘了乐视。

  广州买地激怒讨债者

  元宵节后一个多月内,乐视售后服务商们已是第五次赴京,并非毫无进展。期间曾与乐视控股副总裁赵磊对话3次,第一次确认了乐视890万的欠款,第二次向乐视提出分期付款的方案,被乐视方面否决,第三次他们无奈选择了退让。

  “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先还押金,这是我们自己的钱,服务费要不回,就当白干一年了。”刘琦表示,当时赵磊承诺向贾跃民反馈,但半个月过去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以往,每当贾跃亭或乐视有任何风吹草动,讨债者都会从四海八方集结而来,如今“盛况”不再,一定程度上,刘琦认为,贾跃亭的高调不仅没让他们拿到钱,还给他们惹来麻烦。

  4月8日,贾跃亭法拉第未来(FF)的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以3.641亿元广州买地的消息让讨债者微信群瞬时沸腾,但大部分人仅停留在讨论上。

  “盯着贾跃亭和乐视的不止乐视债主,我们的合作商、工人听到讯息都会过来向我们讨债。”提到贾跃亭买地造车的最新动态,服务商们打开了话匣子,“在广州买地就不给我们钱,不如去广州拉横幅得了。”

  “贾跃民来了!?”

  午后阳光让慵懒的气息蔓延,直到下午2:30,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车驶入地库前几秒,唐堂指着前方大吼:“贾跃民的车!我确定。”奔驰车后,紧挨着三辆小轿车,昏昏欲睡的人群顿时被打了鸡血。

  顾不得拿上放在花坛的外套,唐堂第一个冲向地下停车场,余下7人也跟了上去。“四人把住负一层出口,其他人去负二层出口堵。”在冲向停车场的路上,8人已完成分工。唐堂快速搜索出贾跃民的照片,把手机举到同伴眼前,“带眼镜长这样,不带眼镜是这样。”

  “堵人”的5分钟内,稍有声响,讨债者们就会齐刷刷地朝出口内望去,清洁工、西装加身的白领、穿深色服的地库管理人员陆续从出口处走出,就是不见贾跃民身影。

  此时,另一个出口也发来反馈:没见着。“看来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出口。”唐堂摆了摆头,他不甘心,出车库后又朝乐视大厦后门狂奔,刘琦在身后喊“来不及了,现在去人家也上去了。”

  2018年1月2日,贾跃亭公开发文称,对乐视体系债务危机引发的影响”深感愧疚和自责“,委托妻子甘薇、兄长贾跃民全权处理资产处置相关工作 ,并表示”我会尽责到底“。

▲贾跃亭。图@视觉中国

▲贾跃亭。图@视觉中国

  1月9日, 一份写给甘薇和贾跃民、落款为27家供应商的《呼吁对话书》在网上流传开来,对话书呼吁甘薇和贾跃民能与供应商们坦诚相见、积极对话。除了掀起一波对贾跃亭批判的舆论风浪,没有任何实质进展。

  在讨债者们看来,直接和贾跃民对话是目前最有效的方法。刘琦透露,他们一共见过贾跃民的车两次,曾经有讨债者看到他从这辆车上下来,所以就记住了。

  最后,他们还是没能见到贾跃民,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贾跃民,或者他的车。

  (文中讨债者名称均为化名)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返回网站首页 本文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等了521天后 乐视大楼下只剩最后这8名人
乐视危机521天后,北京乐视总部仅剩下最后一批前来讨债的人。
日期:04-13
扎克伯格鏖战国会:金钱、垄断、隐私的角力
“我是不是要给你钱,你才能不泄露我的个人信息?”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克正在接受一连串尖锐拷问。
日期:04-13
苹果走错岔路 屏幕指纹识别已成大势所趋?
2017年,手机行业迎来巨变——全面屏浪潮彻底席卷整个手机市场。这一年,无论是上至万元的旗舰机还是下仅千元的高性价比手机都开始配备全面屏的设计元素。
日期:04-13
“约谈、整改、下架”组合拳,能否根治短视频网站的“低俗病”?
短视频APP在春暖花开的四月,正经历着彻骨的寒冬。
日期:04-13
外媒:美国警察可解锁所有iPhone 此前对公众说谎
北京时间4月13日早间消息,近一段时间隐私问题在科技界引发了讨论,在这样的背景下,苹果在用户隐私...
日期:04-13
腾讯重启微视,30亿补贴能否“死而复生”
在短视频行业的至暗时刻,微视会成为那个安然无恙的突围者吗?
日期:04-12
海外购物潮逐渐隐退 国货逆袭之路如何走?
事实上,国产家电品牌多年前就已经崛起,很多进口家电品牌在中国国内市场不断萎缩,为何有人出游却...
日期:04-12
直击无锡外卖大战:全城点外卖 送餐员日赚上千
4月11日17时,外卖接单高峰期来临,无锡锡山润发购物中心,身着不同颜色制服的外卖配送员匆忙进出商场。
日期:04-12
从流量变成“流毒” 短视频的人设危机
从流量变成“流毒”,短视频的人设突然崩了。
日期:04-12
互联网战争:你死我活的时代过去了
除了独角兽们的战争,互联网行业两座泰山间的交战犹如一根贯穿的逻辑线,伴随着沃尔玛站队腾讯让用户“二选一”也被牵了出来。
日期:04-12
国会山车轮战:扎克伯格和Facebook的成年礼
这是扎克伯格的成年礼,也是Facebook的一次大考。
日期:04-12
获全胜 扎克伯格如何赢得与议员的当面对峙
 并不是扎克伯格表现地多好,而是议员们的表现太差了。
日期:04-12
三星手机为何兵败中国?看看韩媒怎么说
 据韩国中央日报英文版网站日前报道称,三星手机在中国的份额持续滑落。
日期:04-11
大开脑洞,AI会如何改变未来手机生活?
春天到来,跟万物一起萌生的,还有各式各样的手机新品。
日期:04-11
群雄并起,围剿滴滴
2018年3月,美团打车从南京杀入上海。“国家队”首汽约车和嘀嗒出行相继杀回出租车市场,叫板滴滴。
日期:04-11
共享经济规模为王 行业大佬警惕被资本绑架
随着共享经济逐渐渗入日常生活的各个环节,各类共享平台也像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
日期:04-11
短视频之殇:火山口上狂欢?还是找回安全底线
如果是分享怀孕期间的生活经验或健康生活方式也罢了,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他俩晒的短视频内容竟然是...
日期:04-10
贾跃亭广州拿地引出FF融资方,指向张松桥盟友
贾跃亭正以另一种方式重回国内公众视野。
日期:04-10
发布个坚果 3 而已,我们为何就不满意了?
2017 年,可能是锤子科技最硬气的一年,这种气势一路延续到了今年的坚果 3,并大有会让所有人给 40 多天后的新旗舰打出超五星好评的自信。
日期:04-10
当AI助力防鲨,我们能否与“海洋杀手”和谐共处?
最近,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头号玩家》正在热映,彩蛋多多,兼之情怀满满,一时好评如潮。
日期: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