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媒体评论

联想、海尔、美的,每一家巨头背后都有一个你不知道的隐秘王国

发布时间:2018-06-11 17:56:53  来源:电科技网   编辑:张宏伟  背景:

  原标题:联想、海尔、美的,每一家巨头背后都有一个你不知道的隐秘王国

微信图片_20180611172925.jpg

  当你在味千拉面点了一份溏心鸡蛋,你能想到它跟海尔有什么关系吗?

  2017年7月青岛银监会曾发布了一份“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处罚书,揭示出海尔不仅把家电市场赚来的钱投资到“孵蛋”,还涉嫌“炒房”。

  与家喻户晓的家电巨头海尔不同,“海尔系”拥有四个上市公司平台,手握银行、证券、保险、小贷、消费金融等金融牌照,产融结合涉及数以万计的企业,可谓隐形“金控巨头”。

  2014年以后,伴随金融改革加速,实业巨头纷纷涉足金控,数千亿元资金从实到虚,大系频出:“海尔系”“美的系”“格力系”“联想系”“TCL系”“万达系”“苏宁系”……

  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的紧密结合,一般被认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高级阶段,是完成真正经济转型升级的不二载体。千千万万的张瑞敏、董明珠,都必须经历金融资本的洗礼与磨砺;唯其中战胜诱惑与风浪的企业,方能“屹立潮头续远航”。

  1 / 家电巨头的隐秘王国

  中国的实业傍上金控,起于2000年前后。当时,价格战时起彼伏,实业利润下滑。为保持增长,也为拓展融资渠道,一些实业巨头开始谋求金融平台。

  2001-2002年,海尔一鼓作气控股青岛商业银行,入股鞍山信托,成为上市公司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成立海尔纽约人寿(北大方正人寿)······集齐银行、信托、证券、保险四大金融牌照,海尔系横空出世。

  从2002年开始,美的创建基金公司,与希望系发起成立顺德农商银行,参股江苏银行、湖北银行·····TCL、格力、奥克斯等实业巨头都在金融界大显身手。

  不过,与德隆系、明天系等金融大鳄的“空手套”不同,这些初生实业系谋求的是产融结合。以海尔为例,产业链上游涉及有色金属、化工、模具等几千家供应商,下游又有数万个渠道商。他们大多是民营中小企业,难以从银行获取贷款。2002年,海尔注资5亿元成立财务公司,依托金控平台融资放贷,向供应商、经销商提供资金支持。有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海尔财务公司归集资金超过300亿美元,运营能力在全国200多家财务公司中常年位列前5名。

  2015年,海尔计划扩充3000个物流仓储基地,需配备9万辆送装服务车和18万服务人员。为此,海尔经销商向海尔财务公司申请贷款,按项目进展分批次获取建设资金;海尔根据运营期预计收入,逐年收回本息;在建设过程中,都进行了土地使用权质押或在建工程抵押担保,已建成项目也采取了固定资产抵押担保。海尔利用产融结合可谓旱涝保收,经销商也解决了资金需求。

  相比海尔成立财务公司的时间,格力晚了1年,TCL晚了4年,美的晚了8年。但皆好事不嫌晚,照样玩得“溜”。

  格力利用财务公司的资金归集,可以做到不向银行贷一分钱;把钱从存银行转到财务公司放存,再向产业链内2万多家公司放贷,收益是存银行的数倍。关键是,格力与上下游公司知根知底,也不涉及地方金融政策差异,因此放贷审批迅速,资金流动效率更高。

  2014年以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但外界一直忧虑的“破产潮”“倒闭潮”并未实际发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产融结合起到了救市效果。根据格力公布的数字,格力在10个月内就向上下游产业链输血250多亿元;通过财务公司对集团成员资金归集达到88%,有效调节了资金余缺,把资金投放到了重点项目上。即便产业链内公司发生逾期、破产,大多数也被系内处理,难以产生剧烈震动。

  有一种说法,深刻揭示了金融大鳄与产融结合的区别:金融大鳄是猎人,打到猎物就跑;产融结合是农民,更多是耕耘。但是,任何金钱都是具有冒险气质的,实业大系不会永远被关在产业链内笼子里。一旦选择向外开放,风险与挑战也便随之而来。

  2 / 开放的实业大系

  2008年,联想控股入股苏州信托,2009年参股汉口银行,2010年控股拉卡拉,进而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2012年通过正奇金融挺进担保、小贷、典当······不过,在布局上述金控平台之前,科技实业巨头“联想系”就已开始向外开放。

  这可能源于IT核心产业链并不在国内,而且产品存在明显的周期性,促逼联想向外寻求多元化发展。

  2000年,联想投资5000万元创办新东方教育在线,投资1亿元创办门户网站FM365,出资3亿元收购财经网站赢时通40%股权。这些投资都有一个美好的设想:通过与联想电脑捆绑的方式接入互联网,流量上去后再发展电子商务与广告业务。但是,联想系第一轮扩张撞上了互联网泡沫,加之自身的互联网基因不够强大,所有项目均告失败。

  “创业”不成,联想系随后转入风险投资。2001年,朱立南拿着柳传志托付的PC业务前十年全部利润3500万美元,成立联想投资,主抓初创期风险投资和扩展期成长投资。虽然没有抓住BAT这样的世纪机会,但朱立南处女投就以800万元拿下科大讯飞11.43%股份,其后也有神州租车、卓越网等闪光项目。

  2012年,联想投资更名为君联资本。2014年,君联资本9家投资企业上市,一举超越红杉、高盛、IDG位居当年第一位。

  除了开山之作的君联资本,2003年,联想系成立弘毅资本,主做PE业务,专注收购;2008年成立联想之星,推出“创业培训+天使投资”双驱动模式;2010年成立联想乐基金,主要投资早期、具有高成长性的TMT创业公司。由此,联想系构造了PE/VC行业内罕有的全产业链,四大投资机构联手贡献了除IT业务外最多的利润。

  联想系的具体套路,简单说就是借别人的壳下自己的蛋。比如,2012年,联想控股设置农业投资子公司佳沃集团,随后收购装入青岛沃林蓝莓果业有限公司65%股权,四川中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完成原始积累。2016-2017年,佳沃农业通过表决权委托的形式入主创业板上市公司万福生科,最终完成“租壳上市”,而装入的资产也是第三方国星食品的海鲜业务。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白酒业务。2011-2013年,联想控股从地方国资手中拿下文王酿酒、孔府家酒等四家地方酒企,然后设置丰联酒业装入白酒资产(后来丰联酒业装入佳沃集团)。虽然常年亏损,但是联想系拿下的价格还是很低的,2017年4月转手就卖给老白干14亿元,顺带把佳沃集团带上老白干第二大股东宝座。

  2015年,朱立南掌管的联想控股于港交所上市,麾下不但包括两家上市公司:杨元庆掌管的联想集团,郭为掌管的神州数码,还集结了四大风险投资机构,投资遍布金融、农业、白酒、医疗、物流、养老、化工能源等领域。因此有一种观点认为,朱立南才是柳传志钦定的接班人。

  在联想系大杀四方之际,2014年,借金融改革加速,家电巨头金控王国也纷纷选择走出产业链,试图在经济增长放缓期寻找新的增长点。

  海尔成立P2P海融易,收购第三方支付快捷通,又悄悄拿下非常珍贵的消费金融牌照。在上游,海融易+快捷通,联合青岛商业银行继续向产业链输血;在下游,海尔消费金融采取O2O模式,打入红星美凯龙、有住网、绿城电商等消费场景,向消费者提供信用支持。由此,海尔的产融结合实现闭环,可谓自产自销。

  与海尔同步,TCL成立P2P平台T金所,组建了消费金融事业部。美的则斥资3亿元拿下第三方支付牌照神州通付,并依托微信公众号提供员工金融、供应商金融、经销商金融和小微金融。

  金控平台的日趋多样化与开放性,有助实业大系的手越伸越长。比如,海尔的融资租赁公司入股了华东第一大蛋鸡企业鸿轩农业,为产业内的农户提供融资租赁,指定他们购买鸿轩的设备,并从需求端入手提供订单式农业技术服务。在这个过程里,海尔既不是加盟商,也没有布局产业链,而是使用金融工具构建了一个产销联盟,最后拿走其中的利润。2016年,海尔影响的蛋鸡产业已有50亿元的量级,超过这个行业里任何一个个体公司。

  联想系的广撒网,与海尔系化身养鸡大户,本质上都是利用金融杠杆,进入利润更高的产业。但是,也不是每一次对外投资都能成功。2015年,海尔出现产业链外融资租赁客户逾期还款。熊猫烟花、奥马电器等2014年以后开展对外金融业务的实业公司,至今也未见到太多成效,出现一定坏账。

  更何况,并不是所有产业、公司都希望实业大系插上一脚,即便一开始苟且了后来到分钱也会闹翻。因此,强取豪夺似乎是难免的。

  3 / 并购战争

  首先擦枪走火的是美的。

  2016年,格力电器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赫然出现宁波普罗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法人就是美的创始人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间接股东就是美的投资与何享健本人。此事无疑让董小姐“糟心”不已。虽然“外敌”最终赚了一笔价差撤退了,但是以美的系过往的风格,格力不得不小心提防。

  美的是最早走出产融结合,驶上并购扩张、反哺金控道路的实业大系。早在20年前,美的就通过收购东芝万家乐,进入空调压缩机领域;随后收购荣事达、华凌,提升制冷产业能力,打开白电市场局面;收购江苏春花,实现规模化增长;2008-2014年,通过步步蚕食,实现对小天鹅的绝对控股,对国内洗衣机市场占有率突破60%;2016年,美的斥资33亿元收购东芝白电业务,打通日本、东南亚、欧美市场通道,并获得东芝在压缩机上的核心技术和产业链上的优势。

  因此,与格力强调自主研发不同,并购是美的发展技术与市场的第一利器。而且,当家电市场出现萎缩、不振,美的系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外移,开辟新的战场。

  上一次外移发生在2003年,美的在行业走低期收购云南、湖南客车企业,进军造车。不过,这次尝试以惨败收场,保持专注的格力反倒趁机在空调市场奠定了王者地位。

  2016年6月-2017年1月,在家电市场饱和背景下,美的排除万难,收购机器人制造巨头库卡。与之前不同,市场反响强烈,大批资金流入上市公司美的集团,造成股价攀升1年有余,翻了一倍多,完成了一次并购&金控套路。

  有趣的是,当年美的没做成的汽车,格力眼下正在做。继董明珠以个人名义入股珠海银隆后,格力已与珠海银隆签署了200亿元的互相采购大单,在智能装备、模具、铸造、汽车空调、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优先采购对方的产品及服务。也就是说,珠海银隆向格力开放了新能源汽车技术。2017年6月,珠海银隆申请IPO。虽然格力未占一股,但考虑到董明珠的股东身份及占珠海银隆过半营收的大客户地位,格力系其实已经收服了珠海银隆。

  在实业大系眼中,好的标的已成为寸土必争的“国土”,为此杀红眼也是值得的。2015-2016年,海尔、美的不约而同向北美第二大家电巨头GE报价。为此,美的CEO方洪波亲赴纽约展示诚意。考虑到美的与GE合作15年的交情,有观点认为美的几乎已经拿下GE家电业务。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海尔竟然抛出54亿美元的天价拿下了GE,这个价格比之前伊莱克斯的报价高了近一半!

  美的近年来正大幅缩小与海尔的市场差距,国际业务占其营收40%份额,但缺乏足够的品牌美誉度。因此,美的如能拿下GE,将让海尔非常难受,不如抬高加码直接断了对手念想。须知,GE在中国有大量外包订单,接手的就是美的、格力,此番单子肯定转给海尔了。

  但是,美的也有后手,借收购库卡攀上了华为系的亲家。之前,华为与海尔关系更亲密,双方多有技术合作。但华为一直觊觎库卡的智能制造技术,以期能打入智能家居市场。于是,美的借库卡与华为达成移动智能终端与智能家电同盟,双方将实现渠道共享及联合营销、数据分享与数据挖掘。

  对美的的反击,海尔系的防范工作尽显大系恐怖之处——从2016年开始,海尔系暗自在大数据领域布局,目前已经投资了7家大数据细分领域前三公司,并迅速消化吸收相关技术,推出了第一个专为智慧家庭定制的生态操作系统UHomeOS。

  从资本市场的躁动,到消费市场的硝烟,如今犹如白驹过隙。

  相比美的、格力、海尔的高调,TCL属于闷声发大财的主:除深交所上市的TCL集团,TCL系旗下还有4家香港上市公司:通力电子、TCL多媒体电子、TCL通讯科技和TCL显示科技。在新三板还有1家以IT产品分销为主业的控股子公司翰林汇。

  最近十年,创始人李东生都在极力促成TCL向新商业模式孵化平台挺进,使用的具体财技就是不断并购重组,分拆、分拆、再分拆。如按分拆最大化考量,TCL应有7个产品业务,3个服务业务和1个创投,总共11个板块,目前已经变出6个上市平台了。

  须知,蒙眼狂飙的乐视也才七八个板块,变出了1个乐视网,与TCL系的差距可谓判若云泥。

  4 / 实系道义

  正是在并购的硝烟中,有关实业大系是否适度的讨论被提上案头。

  历史上,从产融结合走向金控投机,并由此造成的惨案数不胜数。比如福特汽车,2006年先是主业受日本厂商冲击,造成金融业务资金成本上升,最后不得不变卖金融业务才能凑到开发新车的资金。而海尔收购的GE,历史上也由于产融脱节造成大衰退,这才有了业务大甩卖。

  判断实业坚挺、金控没有反噬实业其实有一个公认标准:产业利润应远高于资本溢价,金控行为不应当以获取短期差价为主要手段。

  不过,这个标准如果撞上野蛮人,那就说不清楚了。

  2016年9月,联想系“近亲”孙宏斌所执掌的融创中国以137亿元收购联想控股旗下的融科智地,交易中涉及的40多个项目全是一二线城市核心区域,单价只有2000元每平方米,可谓匪夷所思的便宜。

  这无疑为融创四处“搞事情”提供了弹药——从2014年起,融创已经染指了绿城、佳兆业、莱蒙、嘉凯城、乐视、金科······甚至一度接近万科,身份在白衣骑士、野蛮人间反复变换,更不乏“甜甜蜜蜜结婚,反目成仇离婚”的案例。融创所到之处,无不掀起阵阵波澜。

  此外,美的除了袭扰格力,还悄悄潜伏过蓝色光标、西王食品······2016年7月,TCL与伟星新材成立股权投资基金,本来是要投资TCL与伟星新材上下游相关公司,结果不久后竟集结资金杀向上市公司茂业通信,导致后者陷入没有实控大股东的尴尬境地······在舆论热议资本侵袭实业的当口,实业大系事实上也在“抄底”。

  从产业巨头,到实业大系,谁在其中坚守本业始终耕耘,谁在其中裸泳狂奔制造泡沫,我们只有拭目以待了。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返回网站首页 本文来源:电科技网

2018,知识付费会“凉凉”吗?
2016年、2017年,知识付费迎来爆发,一时间,任何观点、方法论、干货都可以贩卖。
日期:06-11
联想、海尔、美的,每一家巨头背后都有一个你不知道的隐秘王国
原标题:联想、海尔、美的,每一家巨头背后都有一个你不知道的隐秘王国
日期:06-11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QC充电头?
都说“做苹果产品的配件永远不缺市场”,这毋庸置疑。但是对于手机配件来说,市场需求一方面源自手机硬件部分的自然迭代,另一方面则是产品系统的升级。
日期:06-11
从“爆火”到“遇冷” 无人货架还能走多远?
资料图:记者探访“无人超市”,感受“刷脸”购物。图为顾客购物后排队结算。 ...
日期:06-11
深度解读:CDR基金开售,风口还是风险?
不可否认,BAT等境外上市企业通过CDR曲线回归,意义重大。然而,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BAT的回归也不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它还可能面临以下一系列压力和挑战。
日期:06-11
“内核战争”爆发 英特尔和AMD互怼!
 自从AMD在2017年发布Ryzen处理器系列以来,英特尔和AMD似乎始终处于“内核战争”之中。显然,在核心计算和最终性能方面,他们都在试图超越对方。
日期:06-11
人民日报:独角兽企业,不要虚胖要少壮
 “独角兽热吗?热,真的很热,热得我都有点心慌。”下午2点半,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亚望京中心的办公室,优信创始人戴琨用10分钟就吃完了午餐盒饭。
日期:06-11
六问手机流量那些事:我的流量去哪儿了?
 “周六去了趟营业厅,发现十个有九个在问:流量去哪儿了?”知名通信专家刘启诚在朋友圈感叹道。这只是个缩影。
日期:06-11
同时打6份工?“零工经济”是这样改变世界的
你还在拿“死工资”吗?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打零工”。
日期:06-11
美滴攻防战两个月后,美团向左,滴滴向右
一向以“快”制胜的美团,却在打车业务上“慢”了下来。即便多个城市的网约车...
日期:06-07
外媒:中兴通讯与美国政府签署原则性协议 公司将恢复运营
6月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知情人士透露,中兴通讯已经与美国政府签署原则性协议,美国商务部将...
日期:06-06
从Netflix到雷鸟,看会员经营的行业大势
截至美东时间5月25日收盘,21岁的流媒体视频平台Netflix以每股$351.29收盘,市值(1526.9亿美元,约...
日期:06-05
没有公有云的IT服务商做不好超融合!?
  几年前,德云社开创了这样一个流行句式:不想当将军的医生不是好厨...
日期:06-05
外媒:苹果Siri不再追逐谷歌亚马逊 而是专注于用户
据CNBC北京时间6月5日报道,当我们在数年前第一次见到苹果的Siri智能助理时,我们学会了如何以十分...
日期:06-05
外媒:中国快递物流服务正在纷纷考虑用无人机送货
自2016年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用无人机完成首单送货起,无人机配送就开始在全世界掀起波澜。据外媒消...
日期:06-02
与Waymo握手言和 Uber自动驾驶终于抓到救命稻草?
原标题:与Waymo握手言和 Uber自动驾驶终于抓到救命稻草?
日期:06-01
外媒:小米8是iPhoneX最好的模仿者
6月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新发布的Andriod智能手机小米8和苹果公司此前...
日期:06-01
电商物流加速质变 下半场机会在哪?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不断发展壮大,快递物流行业也在快速崛起,快递企业已经从网点布局之间的竞争向服务效率与服务质量的竞争方向转变。
日期:06-01
“小霸王”谋变:能否靠VR重现辉煌?
 “你拍一,我拍一,小霸王出了学习机”、“同样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的广告是不少80后心中一段温馨的童年回忆。
日期:06-01
大数据杀熟,是在有意“消费”消费者的忠诚度
在“互联网+”消费环境中,“杀熟”发生更频繁、实现更容易,其背后是电商营销“千人千面”技术在起推手作用。
日期:06-01